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

小辣鸡
不拆不逆。
欢迎你来。

【原创】不眠港

 

  瑞拉小姐是我在香港认识的第一个人。详细点来说,她是我的房东,我幻想中的情人。

  07年我去香港求学,在九龙租的房子。瑞拉小姐的家太偏僻了,离我的高中最起码有半小时的车程。我本可以选择寄宿学校的,但我想我一定是被瑞拉小姐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,才会犯蠢租下瑞拉的房间。对此我曾十分诚恳地向瑞拉小姐坦白,但她嗤笑一声:“荷尔蒙作怪。”

  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夸过瑞拉小姐好看。瑞拉的美大概是不符合潮流的,她像上个世纪初的影星,有着柳叶眉和丹凤眼,就像我奶奶用的谢馥春鸭蛋粉盒子上的美人一样。

  她把刘海烫成鬈耷拉在额前,我每次看见都会迷迷糊糊地产生一种冲动:把它捋平。我总以为女人的头发烫了以后能比我的毛寸还扎人。事实上瑞拉小姐没有一处不是柔软的。

  我和瑞拉会在没有课的周末闲聊,我躺在窗台上,而她在做园艺。我最开始以为瑞拉就是她的名字,还傻兮兮地问她姓什么,瑞拉小姐拿这件事足足取笑了我一周。开玩笑,我怎么知道你祖上受殖民主义荼毒之深,家里面每个人都有nickname。我郁闷的模样显然使她心情更加愉快,她对我眨眨眼:“听过Cinderella的故事吗?”我很抱歉地表示我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,她又唏嘘起来:“可怜的没有童话故事的小男孩。”

  或许年岁就是跨不过去的太平洋,我想如果当年的我知道Cinderella的故事,我或许能了解瑞拉多一点。

  瑞拉从不跟我说她自己。不说她的年纪(她是个看不出年纪的女人,或许二十五岁,或许三十五岁,反正比我大,这点我觉得特别好,她的风华永远不变),不说她的家人,不说她的爱情,不说她的愿望。她经常会在自言自语时冒出一些我听不懂的单词,我为此感到新奇,但久而久之我发现香港人都是这样的:惯于讲着夹生的国语。

  我在窗台上翻了个面,呻吟着“我快被烤熟了”。瑞拉从窗台走进来,拿着浇水壶往我脖子上喷:“Johnson.”

 

  我爱瑞拉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别拿成年人的眼光打量当时的我。那可不是什么青春期的性萌动,啧,这个说法让我恶心。我也不觉得这是伊谛普斯情结,我又没把瑞拉当我妈。瑞拉从没有给我机会让我窥探她精神的一分一毫,但我却发了疯似的觉得她是我该信奉的神祗。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。我沉浸在自我创下的仙境中一度不可自拔。往事不堪回首,anyway,我那个时候只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啊。

 

  我本以为会在瑞拉家度过我的高中三年。但显然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,可以以一个巧合留在她身边那么久。

  有一天晚上瑞拉很迟才回来,我那个时候在准备期末考试忙到焦头烂额。如果不是瑞拉在客厅不断制造噪音我才不会理她。我出去一看才发现瑞拉醉了,醉得离谱。她毫无风度地趴在沙发上,裙子都被勾破了,她抬起脸看我,我被吓了一跳。女人最可怕的时候大概就是这样吧:妆花的一塌糊涂。

  瑞拉眯起明显肿胀的眼睛笑:“Huh,puppy,要去看看我的星星吗?”

  我不想理瑞拉无厘头的话语,可她非要拉着我出门。我无法拒绝,总不能让瑞拉一个人出门,然后第二天凌晨警sir请我去喝茶:小子,知道你的房东昨夜坠楼死了吗?

  我被自己的想象激起一身鸡皮疙瘩。夜风猎猎,吹得我头疼。

  我和瑞拉最终爬上了天台。不幸的是,天上没有一颗星星。明天该下雨了。

  瑞拉兴奋地乱转,最后仰头看着一个方向,大叫:“看!我的星星!”

  我无奈地点点头。

  “Andromeda是我的教名,”瑞拉突然转头看我,“所以,你记住了它的位置吗?”

  我的头更疼了。欧美人操蛋的取名习惯。还有,这样一个邪恶的小女巫般的名字,与瑞拉实在有些出入。

  “香港回归十周年,我也该回家了。”瑞拉喃喃道,“明年我不租房子给你了。”

  专属少年的敏锐让我察觉到她有心事。我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,意料之中的,没有回复。

 

  回家的船票父母早就替我买好了。家乡此时应该已经迎来了初雪,毛绒绒的冬天。考试完的第二天,我就要启程回家。瑞拉坐在我的行李箱上,看着我从卫生间把毛巾牙刷收进背包里,一点忙都不肯帮。

  临出门前她抱了抱我。我俩的第一个拥抱。她从没把我当成孩子看过。

  我临时起意问她:“你要不要去我家过年。”

  瑞拉认真地回答:“不要。”

  我犹豫再三,尝试着打动她:“你有看过雪吗?可以去我家那里看雪。”

  瑞拉笑了,眼里是闪闪的光。她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脸上满满都是憧憬的暖意,那一刻她或许和我一样,十七岁。

  瑞拉睁开眼,轻轻说:“那一定很美。”

 

  我没有再见过瑞拉。

  瑞拉对我来说,是我人生中的一团迷雾。她与我无关,却也使我不安。但我总隐隐觉得,如果当初我把瑞拉带回了家,没准我就可以娶她。

  我为此在深夜牙咬切齿,也歇斯底里过。瑞拉知道我爱她。

 

 

  END.

 

  

评论
热度(6)
  1. 安妮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