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

小辣鸡
不拆不逆。
欢迎你来。

【老九门/一八】相思

  守着爱怕人笑,还怕人看清。

 

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 

  院子里的夏蝉没完没了的叫,齐铁嘴烦躁地在床上打了个滚,手脚并用地爬起来。

  “管家,我要喝冰镇绿豆汤!”齐铁嘴随意揉了把脸,身上穿着轻透的薄衫。手被人牵起来,齐铁嘴一把甩开:“太热了,别碰我。”

  那人也不恼,将手背到身后,调笑道:“一早上起来就喝?你也不怕闹肚子?” 

  “啰嗦!又不要你去买!”

  那人大笑起来:“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点?”

  齐铁嘴扑上去就要掐那人脖子:“还不够呢!”

  那人顺势将他压回床上,在他耳边轻轻道:“怎么就不够了?心都给你了。”

  齐铁嘴枕在那人肩窝里忍俊不禁,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 

  房间里传来一声闷响,恰巧端了冰镇绿豆汤来的管家急忙推门进去。只见齐铁嘴坐在地上,一脸懵懂。管家叹了口气,过去将他扶了起来。

  “醒醒,爷?”

 

 

 

  齐八爷着了秋凉,天天闹头疼。还不是因为听了那句“春捂秋冻”,晚上睡觉时被子都不加一床。

  这厢吃过晚饭,齐铁嘴倚着书架,静静打量在认真办公的男人。突然觉得无趣了,便嚷嚷开:“我头疼。”

  那人无奈地放下笔望向他:“去叫管家把药端来。”

  “你敷衍我!”

  “我觉得我也头疼。”那人竟然撑着下巴,歪头对他笑了笑。齐铁嘴一时气急,指着他鼻尖骂道:“不许装可怜!”随即张牙舞爪地扑过去。

  嬉笑吵闹,温柔缱绻。只是小心弄皱那一叠公文。

 

  带倒的椅子砸在身上生疼。齐铁嘴呆呆地坐在地上,半晌扶正了椅子站起来。眼镜不知摔去了哪里,他只好磕磕绊绊地摸出门叫来管家。

 

  

 

  围着炉火静静坐在屋中,屏气凝神间可以听见门外雪落枝头的细微响声。

  炉火烧的旺,饶是如此,齐铁嘴还是觉得冷。窗扇被猛烈的风雪吹开一条缝,齐铁嘴打着哆嗦去关,却看见那人站在窗下,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齐铁嘴喊他:“佛爷,进来啊!你傻站在那干嘛?”

  那人看了他一眼,示意他退后,接着就那么从窗子外翻进了屋里。

  齐铁嘴伸手为他扫尽肩头上落的碎雪。“来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他显然犹豫了,半晌摇摇头,闷声说:“想你了。”

  齐铁嘴受不了这样的腻歪,想笑又硬生生憋住了。他们俩离的距离不远,在只有银炭噼啪燃烧的室内,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。

  他们俩离得不远,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身位而已。

 

  齐铁嘴徐徐睁开眼睛,睫毛上沾了一层水汽。

  院里栽种的老树枝头上又泛出些嫩绿,春寒料峭,他伸手紧了紧身上的小袄。

  想再睡一场,可惜神识却无比清醒。他不仅扼腕。

  与你还差一个春天,这四季景色才算看遍。

 

 

 

  齐铁嘴至今还记得张启山大婚那天。

  他没有满眶盈泪,也没有满心疼痛。他还是那样巧舌如簧,高声地祝福那对璧人喜结连理,白头偕老。过往情思尽在谈笑间烟消云散。

  他做的很好。他守着一份不为人知的相思,直到绝望。

  

  

  -END-

  一定要看的作者有话说:

  我不是刻意为了虐而虐的。只是我觉得,在原著line的情况下,无论怎样,这样的爱都是无果。佛爷不是适合情情爱爱的人,八爷亦然。这是一篇写八爷的欲望的故事。他很克制,因为理智,但他们也都还是凡人。

  所以我的文只要不是架空,基本都可以说是BE。

  两个人还可以一起喝酒与合作,无关风月。

评论(13)
热度(43)

© 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