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

小辣鸡
不拆不逆。
欢迎你来。

【老九门/齐铁嘴中心向】伤离别

  天津卫的通商码头上来来往往许多船只。齐铁嘴捏着两张三天后远渡重洋的船票,在街边摊子上吃茶。

  三天能生出很多变故。但他执意多留三天,仿佛给他三天时光,他就可以放下关于长沙的一切。又或许他在等待些什么。

  新的篇章翻开了,代价是数万人的血与数万人的贫苦。码头边常来一个要饭的小姑娘,据说她是烈士的遗孤,却无人照管。一双小脚成日埋在雪里,冻得通红。临上船前,齐铁嘴犹豫好久,最后站到她面前说:“我托这里的管事给你找个好人家,好不好?”

  小姑娘摇摇头,想握住齐铁嘴的手,又怕自己带的寒气伤到他,于是轻轻扯了袖子说:“先生,我不会打理家,但我可以洗衣做饭。”一口官话说得伶俐。

  齐铁嘴默了许久,把她的手揽到怀里:“我多了一张船票,你跟我走吧。”

 

  几个月的颠簸终于画下句号。齐铁嘴踩在陆地上,脚步虚浮。他颇有些深情地回头望了望那片海,可早已不能见故土的青山绿水。

  齐铁嘴能通晓天命,却不知现下柴米油盐酱醋茶该如何打算。不过没关系,命运不会让人滞阻不前,就好像抵在脑袋上的枪;岁月也会赐教生活。

  他没有什么行李,只好牵紧了身边的姑娘,她是他唯一的贵重物品。

  看着异国他乡的街道落满碎雪,他发觉心里,还是甚为怀念那年那人逆光走来,如同照亮冰凉山壁的烈火。



  END.


  作者有话说:完了,作者越写越短小,这病怎么治???

 

  


评论(8)
热度(20)

© 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