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

小辣鸡
不拆不逆。
欢迎你来。

【老九门/副四】不可言说(架空第一弹)

  1.

  半梦半醒间细碎的吻落在脸上,陈皮连眼睛也有点睁不开。他伸手推了推压制着自己的人:“别发情。”

  话音刚落就被人抱了起来,姿势让陈皮有些别扭。他不满地踢了踢张日山的小腿,嘴里骂道:“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抱我,你当抱儿子呢?”

  张日山凑近在他右脸上狠狠亲了一口:“行啊,你再给我生个姑娘,我就算儿女双全了。”

  陈皮一把打掉他不安分的手,翻身从枕头下掏出把M1911抵在他下颚:“少来我这儿犯浑。”

  冰冷的火器硌在骨头上难受,即使知道那枪弹匣中压根没有子弹,张日山还是笑着讨饶。陈皮哼了一声,冷冷地盯着张日山看。室内一片寂静,空气中流动着难言的氛围。

  ……

  半晌陈皮扔下枪,扑上去咬张日山的喉结。张日山仰着脸任他为非作歹,好脾气的笑着:“这么想我啊?”

  “想得快死了。”


  2.

  处于尽头的屋室门没有锁。齐垣推门而入的时候,想起刚刚在楼梯上擦肩而过的人。

  陈皮从内间走出来,光着两只白晃晃的腿,也不招呼齐垣,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。

  “你这几天怎么没去上课?”齐垣不动声色地拿开摊在沙发上的衬衫,一点也不客气地坐了下来。

  “有事啊。”陈皮轻描淡写地回道,“你来干嘛的?我不是跟我老师请过假了吗?”

  “你师娘不放心你,叫我来看看。”

  “师娘最近好吗?”

  齐垣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,再戴上时,突兀地开口:“你不跟那种人来往,她就能好。”

  “什么人啊?”陈皮笑的活泼,“你知道他是什么人?”

  齐垣不说话,抓起包起身就走了。


  3.

  “Hey,guy.”一个黑人从路边走过来揽住张日山的脖子。张日山嘴里叼着烟,笑眯眯地看着他,抬手挡住他往自己面门招呼的拳头,然后一脚踹在他膝盖骨上。黑人瞬间倒地不起。张日山扭头看向身侧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。

  齐垣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一群人。

“为什么要去招惹他?”

  张日山吐掉嘴里的烟头。“怎么?我碰的是八爷的小情儿?”  

  齐垣笑了,眼镜架不住要掉。“你也真是禽兽。”随后慢慢走到张日山面前,近到鼻息相缠。

  张日山略略不自在地后退一步:“八爷别靠那么近,有人要吃味。”

  齐垣看着他,仿佛看不够似的。他轻轻地开口:“山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。你快点放手,这样对谁都好。”

“如果我不想呢?”张日山终于舍得看他一眼。

“你不会想看见他死的。”齐垣无比平静地说。


4.

“今天在交易的时候看见他了?”电话那端的人有些得意的笑起来。张日山浑身冰冷。

  果然是这样。

“让他回国吧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让他回国。”


  张日山挂掉电话,甩手将电话卡扔进下水道。他的指尖都在发麻。


5.

“分手吧。”张日山边说着,低头去吻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孩儿。

  陈皮不胜其烦的挥手试图驱赶张日山的骚扰:“要分手就滚。”

  张日山尝试着让自己不要那么难过。然后最后一次,紧紧抱住他。


6.

  陈皮的签证到期了。

  丫头亲自来找了他,希望能带着他一起回国。陈皮想起那人那天留下的话,以及这么多天的冷落,泄愤似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

  可他最终没有走。

  陈皮第一次那么不想见齐垣。他站在门口,身后跟着一个穿警服的男人,眉眼竟让陈皮觉得有些熟悉。

  齐垣递过来一个金属勋章,沉甸甸的,落在掌心上刺骨的冰凉。送葬的队伍就等在楼下。

  陈皮在衣柜前挑挑拣拣,不知道穿什么好。齐垣和张启山就在门口安静地等着他。最后陈皮又穿着原来的衣服出来了。


  陈皮看到了张日山穿警服的照片,正气浩然,又有一张那么好看的脸。可陈皮还是喜欢他大早上穿着背心短裤,头发乱得跟傻逼似的。那个时候他就会大发慈悲地仰头亲亲他的下巴,然后顺走他手上的早点。

  陈皮手扶在棺椁上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还要嘴硬地回头跟齐垣说:

“妈的,这次蠢到家了。”


  7.

  如果陈皮一早就知道张日山的身份,他可能不会去爱他。毕竟爱一个英雄的代价太大,你一生一世都舍不得忘记他。



  END.


  作者有话说:其实写到最后自己也觉得有点虐。有什么地方不懂得问我,有些设定我是比较隐晦的藏在文里了。本文中一八略黑化。可能会写同背景的一八。


评论(23)
热度(40)

© rule_breaker打破常规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